辉煌娱乐
您当前的位置: > 辉煌娱乐 >

50岁张楚:在辉煌中“死去”的中国摇滚之父

来源:原创 编辑:admin 时间:2019-04-11 20:45

  1994年他与窦唯、何勇并称魔岩三杰,出现在香港红磡的摇滚乐势力演唱会上,那个经典之夜是一代人心中,无法磨灭的记忆与情怀。

  在中国摇滚的黄金时代,他作为标杆性人物,只要他站在那里,那就是一个时代。

  这么多年过去了,张楚仿佛离我们越来越远,甚至还有人借用何勇的话,说“张楚死了”。

  许巍曾经在一次访谈中说,当年让他想到可以拿起吉他唱歌,是因为他在西安街头看到一个端着吉他唱歌的人。

  1968年11月17日,张楚出生于湖南,八岁时跟随父母渡过长江,搬到陕西。

  在湖南的家,张楚看到的是田野。而在西安,张楚居住的东江区几乎被工厂包围。

  在他眼中,西安是个无趣的工业城市。可就是在这个城市,张楚的姐姐送给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

  大二那年,他无意中听到李宗盛的原创音乐,那种从歌词出发的意境,激发了张楚对音乐创作的极大兴趣。

  也正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之下,他决定从陕西机械学院辍学,背着姐姐当年送他的那把吉他,只身来到北京,开始自己的音乐创作,追逐一个少年的摇滚梦。

  那时的他一定不会想到,当年的决定,会让他日后成为中国摇滚乐坛中流砥柱的人物。

  那段背着吉他漂泊在北京、不断写歌卖歌的岁月,在后来的日子里谈及时,张楚说:“日子过的清贫却很快乐。”

  从开始创作起,摇滚乐就是张楚的表达方式。他的歌先有曲,后有词。他在大学校园写歌,在和平饭店唱歌。

  故事开始以前,最初的那些春天,阳光洒在杨树上,风吹在张楚的脸上,闪着银光,那时的他是一个有着纯粹童心的孩子。

  天蒙蒙亮,公园的保安就冲进来轰他们走,呵斥道:“这是儿童乐园!你们都是成年人了!”

  留着锅盖头的张楚反驳道:“你就把我们当孩子呗,其实我们永远都是孩子,你别轰我们。”

  1991年,张培仁来到北京创立魔岩文化,着手打造“中国火”的品牌。《中国火》的第一首歌,就是张楚的《姐姐》。

  1994年春天,空气里有一种躁动的气氛,每个人似乎都站在一场洪流中,等待着来自欲望的冲击。

  张楚也置身其中,看见从身边汹涌而过的人群,他决定要找寻一种更真诚而朴素的质感,希望人们从他的音乐中得到真实的感受。

  也就是在那年的十二月,张楚与窦唯、何勇、唐朝乐队,赴香港红磡参加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

  没有华丽的装饰,一件毫不起眼的旧衬衫,一条牛仔裤,一张椅子,一个话筒,孤独的坐在舞台中央的椅子上唱着歌,就足以引沸全场的气氛。

  于是,张楚就这样被时代遗忘在了1994年,以至于三年后,张楚拿出自己很满意的新专辑《造飞机的工厂》,却无人问津。

  港台流行音乐早已将摇滚乐湮没,那些热闹喧哗和他没有关系,再加上大量的商演邀约和批量化的音乐市场,这让当时的张楚无法适应。

  离开对于那时的张楚来说,是一种救赎。他需要时间与空间,去重新思考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

  瘦削的他是中国摇滚乐里面一股温和的力量,穿越市井、跨过人海,不管你何时回头看,他依然安静。

  2005年,张楚回来了。那个八岁从湖南抵达西安的男孩,依旧很瘦,不一样的是脸上多了几分沧桑。

  在经历了漫长的蛰伏和沉淀之后,依然简单纯净的他,从固执坚硬变得更加柔软温和。

  时至今日,张楚仍旧不喜欢大众把他标签化、概念化。他不想理解摇滚,更不愿意被寄予期望。

  主持人报出来他名字的那刻,镜头给到他的,还跟以前一样,害羞的神情,躲闪的眼神。

  当《姐姐》这首歌放出时,主持人欧弟问张楚这首歌是不是写给一个找不到姐姐的失踪儿童,另一个人说:为什么要写姐姐呢,姐夫不生气吧?

  那一刻,他苍老的脸上不仅仅有岁月留下的痕迹,也有站在综艺节目上的窘迫,他的内心还是那个唱着“姐姐,我想回家”的天真少年。

  在魔岩三杰的时代,张楚用自己的声音,唱着年轻人的态度,自省、愤怒,让人对中国的摇滚乐未来充满期待。

  那个光辉的摇滚时代,给张楚贴上了太多的标签,而成名的快感却没有动摇他要“做自己”的初衷,名和利不是他想要的。

  就如他在歌里唱的那样:“我没法再像个农民那样善良,只是麦子还在对着太阳愤怒生长。”

  王朔在《致女儿书》里面说过一句话:“什么是成功?不就是多赚点钱,让傻逼们知道吗?”

  泊油马路上尘土飞扬,树叶像一头乱发干耸着,路上来来往往的只有三轮车和摩托车。

  冬天时,张楚需要自己往锅炉里添煤取暖,他会兴奋的跑去告诉房东:“我会烧锅炉了!”

  楼下有着一把椅子,是用来晒太阳的。走进房间,干干净净,整齐摆放着书本,有着自己的录音室。

  曾经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摇滚诗人如今有了烟火气,50岁的张楚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终极之道。

  “我就是挺普通的一人,在努力的找到自己应该过的生活,尽量少思考点东西。”

  几十年过去了,他越来越接近人性本来的样子,渐渐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懂得如何能更好地和这个世界相处。

  2016年夏天,张楚接到纪录片《千年佛缘》的邀请,他踏上了一次特别的旅程。

  “我这两年过得特别不好,老觉得内心纠缠、混乱,就像是一种磨难。内心有魔鬼,外面有诱惑,也有自己大我的追求,好几种东西混在一起,乱糟糟的。”

  张楚亲自体验了一次剃度,他穿上袈裟的那一刻,喃喃自语道:“人生何时才能空空如也。”

  张楚这些年辗转了许多的城市,可无论停留在哪里,都是嘈杂的,他始终在追寻内心的安静,那便是他要的归属感。

  曾经的魔岩三杰,如今已不复存在。张楚说不要让怀旧来得太早,同时他不愿意被标签化。

  如今更加温和的张楚,依旧像独行侠一般,在寻求音乐的灵魂道路上,孤独的奔跑着。

  也许会怀念,也许会感叹,但无论怎样,这个摇滚老炮儿带给我们的感动,一如往昔。

  在我们面对庸庸碌碌的生活时,还能想起在北京东六环的某个村庄,有一个名叫张楚的摇滚诗人,他还在做着自己。

  张楚站在台上,唱着《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孤独的人,他们想像鲜花一样美丽。他们并不寻找并不依靠,非常地骄傲。”

  他,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喊着:“我们永远都是孩子”的少年,可他已渐渐找到与世界相处的方式。

  标签:张楚 摇滚 姐姐 摇滚乐 窦唯 何勇 江湖 西安 魔岩 吉他 50岁张楚 三杰 专辑 中国火 天天向上 西出阳关 的姐姐 造飞机的工厂 致女儿书 千年佛缘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