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废弃木材二次利用产业推向全国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2-03 13:02    次浏览   >

海企业投资的比重是较大的。”陈杰鸿介绍,“金属再生产业此前一直是与进口垃圾料打交道,但是,我们坚信,在中国,经过30多年的工业化发展,在家电下乡、节能汽车优惠政策下,已催生了一大批家电、汽车的报废,汽车的报废集中期也将马上来到,大概在10年左右的时间,金属再生会迎来新一轮发展的高潮。南海企业走出去布局,正是为了未来可以占领更大的市场。”

人大代表董明珠在今年“两会”上建议,政府要针对回收系统出台强制性政策,并通过建立电子废弃物公共回收平台,形成回馈、鼓励全民参与的回收模式,建立和完善回收体系。她还建议政府成立专门的电子废弃物管理部门,全面负责管理废弃家电和电子产品循环利用的整个过程。她表示,应以法律明确电器用户的“回收、废弃责任”,尤其是“使用超龄家电而产生的事故应由用户自行承担”;电器废弃者有责任送交正规回收部门来处理电子废弃物,“随意抛弃或经不规范渠道处理电子废弃物,将承担法律责任”。

办法针对工业园区配套回收点有明确要求,工业园区由园区管委会按照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规划提供建设回收站点所需场地,原则上每个工业园设置再生资源回收站,负责对工业园区范围内的再生资源的回收。《办法》还要求新报规划住宅区应当按照辖区内再生资源回收网点设置规划要求预留建设社区回收点所需场地。

即便新能源汽车计划上马落实,要等到动力电池进入报废高峰期,仍需要5到8年的时间,而大量的废旧电池将会如何回收处置,目前虽未有确定的解决方向,但最终方向脱离不了由生产者自主回收,与鼓励回收企业参与回收这两大模式。

对于回收行业的发展,佛山邦普持乐观态度。邦普认为,电池回收行业前景是美好的,但目前在各城市终端开展的跨区域公益回收体系所遭遇的回收难等问题,更需要政府的引导与支持。

全国仅有10%的废电池进入回收再利用渠道,对于专业处理企业邦普来讲,这一市场应该是巨大的。然而,全国性的电池回收体系不健全,导致邦普面临“吃不饱”的情况。为了完善链条,让废旧电池能更多流向回收再利用渠道,邦普公司建立起了回收体系。然而,社会的电池回收、电器设备配件报废收集等渠道的回收量目前还很低,导致原材料的不足。除了回收难的原因外,地区之间的回收管理机制不协调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目前省市之间关于电池回收的程序不一,省市之间回收渠道存在机制性制约。作为在佛山注册的企业,邦普想走出佛山将公益回收事业拓展至广州甚至省外城市面临较大的困难。

“珠三角劳动力成本这几年不断递增,这一产业通过十多年在佛山积累了经验之后,较多老板已经开始向外扩张,在劳动力成本低、产业政策优惠的地方投资设厂,这是开僵辟地、占领市场的决策。特别是这几年,较多地方建设循环经济园区或金属再生产业园,都向大沥再生金属行业的企业家伸出橄榄枝。从目前来看,在天津子牙、江西鹰潭、广西梧州等地的金属再生园,南

佛山是国家商务部第三批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试点城市之一。《佛山市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简称《办法》)鼓励单位和个人积攒和交售再生资源,鼓励有实力的龙头企业参与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要求社区居民、商业店主等应自行对生活垃圾进行初分类,有条件的回收网点对回收物资进行“二次分类”。

“这是发动机铝,这是汽车另一个部件上的合金铝。”现场的熟练工人用肉眼就可以从垃圾堆中分辨不同部位的铝合金从而进行分拣,将成份类似的部件归类放在一起,以便后期再加工。

资质才可从业。可以考虑设立专项科研经费支持“垃圾”再利用企业的研究。再者,政府还应该帮助推广利废产品,如在市政工程或者采购中考虑运用利废产品。

在国内,每流通10吨再生金属,就有2吨与大沥有关,从国际来看,每流通15吨再生金属,就有1吨来自大沥。

近期,《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正式公布,按照《规划》内容,我国争取到2015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累计产销量达到50万辆,到2020年超过500万辆。新能源汽车在未来五到十年大规模推广后,电动汽车动力电池回收产业的年产值将达到3000亿元以上。

由于循环利用企业的科研投入和生产成本费用较普通企业高,如果政府不把好关,让这个行业一哄而上地发展,可能会出现二次污染的风险。其建议,政府应推动建立有规范的“回收主体”。“回废”企业不是“收买佬”,要设门槛,要有

资源再生行业如果局限在一个地方发展,难以实现规模化、有效益地发展。沃德森同样较早部署“走出去”战略。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发展循环经济,促进生产、流通、消费过程的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最近,《“十二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讨论通过,推动再生资源利用产业化成为今后重要任务之一。

在大沥一家再生金属企业的生产线上,几百名工人围着堆成小坡的垃圾混合体进行分拣。南海金属再生企业的加工对象就是这些由发达国家进口的废物料。进口废物料利用率非常高,几乎是达到百分之百。大沥的再生金属的性能很接近原生金属,“瑞士手表、日本空调,这些在原材料选配上近乎苛刻的产品,其中有不少金属材料就选自中国大沥。”一位前来大沥考察的日本企业家感叹。

统计资料显示,大沥再生金属流通量在2005年左右占到全国的三分之一,这几年这一产业在其它区域同样蓬勃发展,大沥产值上变化不大,但占全国总量就降至20%。可以这样说,在国内,每流通10吨再生金属,就有2吨与大沥有关,从国际来看,每流通15吨再生金属,就有1吨来自大沥。

然而,这一产业中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正规军与小作坊在利益链条中争夺资源,正规军的更好发展受到影响,而小作坊只是简单处理,既不能实现资源最大化再生,又容易形成二次污染。

“的确,现在的行业发展受到较大限制,政府、生产者、消费者及回废利用者整个体系的责任及利益没有明晰,难以形成良性的责任体系。特别是回收体系,政府应该承担起建立体系及出台保障体系运营机制的责任,如果单靠企业,我们不清楚如何能实现全国性回收体系的建立。”佛山一资源再生企业负责人称,回收体系不完善将限制产业化发展。

从2008年开始,不断发展壮大的沃德森开始在全国进行布局。目前在广东的韶关、云浮、阳江、内蒙古的满洲里、山东的巨野等地设置多个废弃木材回收处理中心,将废弃木材二次利用产业推向全国。其中在山东巨野启动建设了总占地面积为3800亩的秸秆木材综合循环利用创新技术产业基地,以农作物秸秆、速生杨木和木质废料为主要原料,制造人造板和木煤。

“人手分拣”、“肉眼分辨”,对于从业者的熟练程度提出高要求。熟手的分拣工工资达到5000元/月。一些企业积赞了资金后,通过引进先进设备实现产业升级。运用机械设备可以减少对人工的依赖,大大提高产能,改善工人的从业环境。

目前国外在废旧电池回收行业的经验值得借鉴。很多发达国家采用押金制,具体实施模式为消费者在购买耐用消费品时,同时要预付丢弃报废的产品部件的押金,鼓励消费者将报废的产品送到指定的回收站或回收企业,收回预付的押金。既避免了对环境的破坏,又有利于物资回收利用。在德国等国家,政府会委托民间组织或者环保协会来对废旧电池进行回收。日本废旧电池的回收率可以高达60%以上,当地市政系统在物流运输过程中会进行系统分类,规定一周内每日的回收类别,根据规定对各类回收物品例如玻璃瓶、纸质类、废旧电池进行分类回收,防止了垃圾在回收源头混合污染的情况。